<progress id="d9v1z"></progress>

        <em id="d9v1z"><dfn id="d9v1z"><big id="d9v1z"></big></dfn></em>

            所在位置:首頁 > 清風觀瀾 > 史鑒 >正文

            石門山中的兩場聚會

            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   日期:2021-11-19 08:53:42    

              文章與人格的關系,是文學史上一個常談常新的話題,有人認為人格卑劣的人也能寫出絕世好文,也有人認為縱然人格卑劣的人寫出了好文章,但割裂了文與道,并不值得推崇,值得推崇的是文如其人,仁愛敦厚。

              詩圣杜甫的詩,以抒寫民間疾苦為大家所熟知,他青年和晚年分別寫了一首反腐詩和拒賄詩,體現了詩人尚儉戒奢、清正廉潔的高尚情操,可謂文如其人的典范。

              杜甫二十五歲時應舉落第,不免郁悶,于是向東漫游以開闊眼界、增長才干。他的父親杜閑當時在兗州做官,他到兗州后,寫了一首五言律詩《劉九法曹鄭瑕丘石門宴集》,揭露一場用公款大吃大喝的官員聚會。詩曰:“秋水清無底,蕭然凈客心。掾曹乘逸興,鞍馬到荒林。能吏逢聯璧,華筵直一金。晚來橫吹好,泓下亦龍吟?!?/p>

              秋高氣爽,杜閑的同事兗州法曹參軍事劉九帶著閑情逸致,單人匹馬來到風景秀美的石門山,原來善于巴結的瑕丘縣吏鄭某早已趕到在此迎候,擺出價值一金的豐盛宴席款待上司。這場宴會可謂費盡心機,避開喧鬧酒肆,時間、地點、菜肴都私下約好。曹官縣吏一頓吃喝花費一金,如此奢靡、如此揮霍民脂民膏,怎能不令杜甫痛心。杜甫對自己的期待,正如“秋水清無底,蕭然凈客心”這句詩一樣,心里就像清澈的秋水一般,清明潔凈,不要被塵垢污染。

              八年之后,同樣是深秋、同樣在石門、同樣是宴會,杜甫卻欣然赴宴。杜甫三十三歲時,與李白同游齊魯,“醉眠秋共被,攜手同日行”,結下深厚友誼。這年秋天,二人將別,為答謝杜甫,李白在石門山設宴餞別,并贈詩“何時石門路,重有金樽開”,期待故地重游,好朋友把酒言歡。這次宴會掏的是自己腰包,敘的是知己友情,談論的是“何時一樽酒,重與細論文”,菜肴少、酒味薄,卻是一場令后世欣羨不已的文學盛宴,給石門山增添了一份文化底蘊。

              杜甫青年裘馬江湖一塵不染,晚年漂泊潦倒尤重節操。杜甫五十三歲時流落西南,依靠做劍南節度使嚴武的幕僚維持生計,這時有個太子舍人張某從長安來到成都,有事請托杜甫并送給他一件珍貴的毛毯。經歷了敝裘百結、衣不遮體的磨難,“幼子饑已卒”的辛酸,“布衾多年冷似鐵,嬌兒惡臥踏里裂”的困苦,生活多仰仗朋友救濟的杜甫也期望“豈無青精飯,使我顏色好”。但杜甫婉拒禮物,“奈何田舍翁,受此厚貺情。錦鯨卷還客,始覺心和平”,退還了禮物才覺得心安,還倒貼了一頓粗茶淡飯招待太子舍人。

              杜甫抵制賄賂,拒絕請托,但對于朋友的真誠饋贈,杜甫欣然笑納。在移居成都草堂不久,嚴武派軍卒送來一瓶青城山道士所釀乳酒。多時沒嘗酒香的杜甫“鳴鞭走送憐漁父,洗盞開嘗對馬軍”,當著軍卒的面就迫不及待地洗盞開懷暢飲。一瓶洞天乳酒,送來的是友情,喝下的是坦然,體現的是君子之交淡如水,一切融入乳酒中。

              青年和晚年,石門到成都,酒宴一批一赴,禮品一拒一納,詩人是非曲直、愛恨憎惡的人格在詩中一目了然,令人動容。

            附件:

                主辦單位: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

                合作單位:南方新聞網

                粵ICP備10233762號

                nyqfw@gd.gov.cn

                投稿郵箱

                国内精品久久久久久影院8

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d9v1z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d9v1z"><dfn id="d9v1z"><big id="d9v1z"></big></dfn></em>